首頁 > 娛樂 >

巫啟賢、周曉鷗、沙寶亮 | 老炮兒之秋不多事

2019-11-22 來源:男人裝
“綠皮車”聽起來是上世紀已經淘汰的交通工具,然而今天又一個名叫“綠皮車”的樂隊把它開了回來。那由巫啟賢、周曉鷗和沙寶亮三個老炮兒開動的這輛“綠皮車”到底載著怎么樣的硬貨?

1

沙寶亮、巫啟賢、周曉鷗

幾番降溫之后,北京已正式進入深秋。自然有四季更替,人也遵循著成長到成熟再到衰老的進程。如果說人的一生也有季節之分,對于一個正常人類生命體,50 歲應該已經算是秋天了。

人們提起秋天時總不免有些悲寂,但在冬天來臨之前,秋天也綻放著屬于它的燦爛金黃。對于一些人來說,秋天正值好時光。

北京一間寬敞的錄影棚里,三個男人正在高聲歌唱,他們面露豪情嗓音洪亮,唱到激情處忍不住振臂齊揮。如果不是頭頂的一抹白發和臉上似有若無的褶皺,你很難猜測他們的真實年齡。這三個模糊了年齡界限的男人分別是沙寶亮、巫啟賢和周曉鷗。

他們正在錄制一首新歌,新歌的名字叫作《痛快的活》,其中有一句歌詞這樣寫道,“干了吧,黑暗盡頭是盼望,要痛快的活”,聽上去酣暢無比。三個年約半百的男人,無論是面容還是心態,都比這個年齡本身更年輕。也許歷經滄桑越發懂得生活的意義……

從經歷上來看,這三個人成長于同一個時代,在唱片業最發達的年代里,他們以同樣年輕的姿態和拼搏的精神追逐自己的理想并最終獲得自我實現,這個過程卻各自豐富。

沙寶亮并非科班出身,出道后經歷了八年的蟄伏期,直到30 歲才憑借一首《暗香》迎來事業的第一個高峰。藝術領域中,這個最耀眼的年齡似乎比一般人要遲一些,但對于沙寶亮來說,選擇歌唱終究是最正確且最快樂的事情。也許正是這份熱愛和投入,讓沙寶亮在音樂領域始終游刃有余,即使在今天這個對于他來說并不是特別容易適應的新音樂市場環境下,他仍可以憑借一個“流浪者”的身份俘獲眾多聽眾的心。

年輕的時候縱情舞蹈和歌唱,力求每一件事都能夠盡善盡美,步入中年,工作之余還多了馬術、哈雷等領域的興趣,如今的沙寶亮早已從暗香輕嗅中收獲濃香馥郁,經歷和年齡的疊加給他帶來的是不緊不慢的自信。

而要論經歷的多彩性,巫啟賢算是三個人中最突出的。盡管現在的觀眾更多的是從各大綜藝節目中認識巫啟賢,但當他拿起麥克風投入地演唱時觀眾仍可以窺見他年輕時在音樂上的造詣。巫啟賢曾以創作歌手的身份多次獲獎,多首代表作傳唱大江南北,至今被許多人奉為經典。多年來他輾多地,被冠以歌手、音樂制作人、主持人等多重身份,也許個中心酸不足為外人道,但也不可謂不是一種人生的樂趣。這是今天的巫啟賢所表達的一種態度,豁達瀟灑,像一個長者又似一個青年,看上去都是人生最輕松和享受的狀態,是能笑著跟你講述一切的通透。

這一點對于一個搖滾中年周曉鷗來說也并沒有太多不同。年輕時一頭扎進搖滾樂的周曉鷗,在躁動的音樂中燃燒著滾燙的內心,也燃燒著那個年代無數同樣躁動的青春。當不計其數的年輕人跟著他一起歌唱勇敢表達自我時,應該是一個搖滾人最不悔的時刻。然而時代會遠去,一個人也不可能永遠停留在青春,搖滾人的搖滾精神卻始終能夠延續,變為一種對生活的熱愛之情。今年已經50 周曉鷗,依然用高亢的嗓音唱著心中的歌,同時也一直在嘗試對于如何成為一名好演員的探索。

成熟男人的秋天應該是什么樣子?今天我們采訪到這三位歌手,聽聽他們是怎么說的。

2

沙寶亮

沙寶亮

Q&A:

聽說你們最近一起籌備了新歌?還做了個組合?

沙寶亮:對 ,我們算是老中青吧,啟賢大哥是更早一輩的歌手,三個人一起合作了一首《痛快的活》。

新歌主要想表達的是什么?

沙寶亮:一種豁達的人生態度,對生活的一種寬容、一種妥協。

這和你過去的經歷有著某種聯系嗎?

沙寶亮:每個人的經歷都不一樣,只有豁達的人生態度面對生活的時候才能隨心所欲,才能輕松自然。

為什么想到做這樣一個三人組合?

沙寶亮:這首歌是巫啟賢發起的一首歌,我算是一個參與者。

現在的音樂市場和以前有很大不同,這對你來說是比較容易適應的嗎?

沙寶亮:確實是不容易適應,對市場來說收益是硬道理,走心的音樂有可能會不賣錢,但市場就是這樣。

《暗香》大火時你剛好三十出頭,這在樂壇算是大器晚成嗎?

沙寶亮:大器什么時候成都是成,也沒有早晚之說吧。

現在回看當時的心境有什么感觸?

沙寶亮:那個時候是一個奮斗、想成功、想證明自己、想做點什么的狀態,現在其實也一樣,只是做的事情不太一樣了,有更多的可能性。

您對年齡的感知強烈嗎?

沙寶亮:一點兒都不強烈,我覺得我還是在20、30 歲的時間里晃悠,一直也沒覺得自己有多大,保持著一顆好奇的心。

5

沙寶亮、巫啟賢、周曉鷗

 

年齡對人生特定階段會存在局限性嗎?

沙寶亮:想存在就存在,不想存在就不存在。

47 歲對于一個男歌手來說是否存在壓力?

沙寶亮:沒什么壓力,剛剛好,感悟的東西越多音樂里就越有營養

處于現在這個年紀,你會有所謂的中年危機嗎?

沙寶亮:剛剛步入中年,我慢慢去感受,對我來講還是比較自然、比較通透。

您最近好像開始演戲了,是一個什么樣的角色?

沙寶亮:這次的《鋌而走險》是演的一個綁匪,體會了一下綁匪的生活,演戲能體會各種各樣的人生百態,各種生活閱歷,是一個很值得珍惜的事情。

您是一個樂于挑戰的人嗎?

沙寶亮:是。喜歡挑戰一些未知的東西,因為有一顆好奇的心,就想挑戰一些不可能或者沒有觸碰過的東西,在挑戰的過程中會找到欣喜、找到快樂的源泉和新的起點。

有什么是你特別想做而沒有做的事?

沙寶亮:我特別想騎著馬圍著中國跑一圈,但是沒時間,哈哈哈。是一直很想做的一件事。

新專輯《消失的唱片店之歲月如刀》最想體現的是什么樣的一種情懷?

沙寶亮:對好音樂的一種留戀,對實體唱片的一種懷念,世界在改變,所有的東西也都在改變,對我來講實體唱片是抹殺不掉的,雖然數字音樂給大家帶來了一種便捷,但是這種便捷失去了儀式感一般的獲取音樂的過程,和它的音質,所以想做一張好音質的唱片。雖然很多唱片店消失了,但好音樂永遠不會消失。

123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日本棒球联赛比分 甘肃快3全天网页版计划 王中王资料 北京pk10开奖 连准75期杀波公式 宝博棋牌网站 股票短线操作高手 今天3d天天彩报 如何看股票涨跌 app挂机自动浏览广告赚钱 黑龙江p62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