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 >

易驊 | 我要改變“粉紅”基因

2019-11-14 來源:時尚健康
繼第18 屆全球乳癌患者支持大會,走近北京電視臺主持人王小佳的抗癌故事后,這次,我們又遇到了一位在電視圈叱咤風云的女人——易驊。這位從《快樂大本營》出走的制片人,正在借助積極運動,健康生活,科學改變著“粉紅”基因。

1

易驊

女人四十,玫瑰花

易驊上初中的時候,媽媽住院,乳腺查出腫塊,要做手術。后來,媽媽對女兒說:“當時躺在床上想,如果確診了,我要面對什么,兩個孩子怎么辦?小的,還在上小學呢”,易驊回憶:“當時嚇死了,天塌了。我媽被推進手術室,她的衣服鞋子都給我爸拿著,他就一個人站在手術室門口,一直站著……”

那是易驊第一次知道乳腺癌這個名詞,“我媽從手術室出來,確診是良性的,當時病房7 個人,只有我媽一個是良性的。醫生為了安全,將胸部周邊的一些肌肉都根治性摘除啦。那以后,外出遇見人多擁擠的時候,我們姐弟都會保護著媽媽不讓人撞上。因為沒有肌肉保護的胸部,碰不起啊。”

30 歲起,易驊每年都會收到媽媽的提醒,去做體檢!去做體檢!去做體檢!作為婦產科醫生的媽媽認為,生活沒規律、熬夜加上遺傳因素,對于身體的影響很大。體檢,尤其是乳腺檢查要及早關注。

33 歲那年,易驊查出乳腺小葉增生,醫生建議她做個摘除手術:如果將來懷孕,激素的變化會加大風險。“當時其實是一個門診小手術,但我躺在手術臺上等著醫生取活檢結果,那一個多小時,想得特別多。”三年后,36 歲的易驊被推進產房,喜得千金,母女平安。

2003~2007 年,全國32 個腫瘤登記點顯示,乳腺癌位于中國女性癌癥發病率的第一位。在女性腫瘤死亡分類的構成中,排名也已從上個世紀70 年代的第七位,悄然爬升到第六位。而聚焦城市地區,更躋身前五。乳腺癌宛如女人手中握著一捧帶刺的玫瑰花。

一代影后蕭芳芳在金馬獎頒獎臺上說,女人一過四十,什么都往下掉,我們問易驊怎么看待這個問題?她說:“耷拉,她原話是女人一過四十,什么都往下耷拉。這句話特別刺激我。我覺得女人一定要在盡可能的范圍內,不讓自己耷拉。”

五年前,她開始練習跑步,現在每個月的跑量在100 公里以上。有一群志同道合愛跑步的朋友,易驊在專業教練的指導下練核心,練拳擊。只要不加班太晚,都會在早上六點以前起床,跑個十公里,再拉伸、洗澡去上班。為《時尚健康》“粉紅絲帶乳腺癌防治運動”拍攝宣傳照,腹部隱約的馬甲線被攝影師點贊,她很開心,以前靠咖啡激活的日子,現在自帶能量。

注意到她左臂上的一塊淤傷,據本人交代:是送女兒去機場時,踩到自己的一個褲腿兒,咣,摔了一跤。回放她當時的原話:“因為太熱嘛,就穿了一條特別寬松的褲子。摔倒以后,立馬彈起來。我這種有體育鍛煉基礎的人,在摔跤時都比一般人靈活。”

一場家次元的癌癥防治運動

易驊說,“我從來不失眠,從來不。淚點極高,很難哭。對我來說,沒有什么特別讓我哭的事情。到了這個年齡,不會因為某種打擊或者壓力而哭,但會被一些特別細微的溫暖,特別真實的一面突然打中。”

受邀加入今年的“粉紅絲帶”乳腺癌防治運動,易驊很開心。至于拍攝過程可能需要面對的大尺度問題,她的坦然,或者說強勢,也令人贊嘆。“《時尚健康》最早做‘粉紅絲帶’,用裸露的女性身體做封面,應該也是被挑戰的。大家會不適應。你們給的采訪提綱里要我問家人的意見,要平常我就不問了。”

她老公把拍攝方案轉給女兒:你看看,媽媽這樣拍可不可以?女兒說,那個露背太露了,畫了一張素描的女人圖發給媽媽。易驊沒看明白,女兒的意思是什么?她又發過來很多披紗美女的網絡圖片。媽媽回一張露腰和背的圖片給女兒,拍這樣的呢? 00 后的女兒說:不行,應該拍仙女那種的。聽到女兒微信的背景音是老公的聲音:“這還不行呀?可以的嘍。”媽媽對女兒說,不能披仙女紗那種,“粉紅絲帶”的風格不是這樣的……最后呢?這場代際審美的討論并沒有結果。易驊自己決定了。其實你看見的易驊,你聽說過的易驊,在生活的各個方面,最后做主的,都是她自己。

她說自己母親做完那個手術后,胸口留了一道很長很長的疤。因為很不美觀,媽媽總說胸口有條大蜈蚣。易驊的爸爸在家經常對兒女說:“你們要理解體諒你媽媽,我們要對你們的媽媽好。”

作為母親,她生活的一部分是女兒在問:“媽媽,我超愛Mufumufu,你覺得我也能成為唱見(在視頻網站投稿翻唱作品的業余歌手)嘛……”作為妻子,她生活的另一部分是丈夫在問:“嗨!你什么時候回家?今天是你管(女兒)練琴嗎?”

如今,12 歲的女兒正值發育期,會問:“媽媽,你說我會不會長成一個波霸?”

易驊反問:“ 波霸是什么意思?”

“比如說D 罩。”

“ABCD 都沒關系呀…….”

“如果是D 的話,那我是不是算改變你的基因了……”

2

易驊

壓力和呼吸一樣,是生活的一部分

2014 年母親節,易驊陪媽媽到醫院做摔傷后的腰部手術。那一天,深圳衛視的《來吧 孩子》第一期播出,24 小時內在“騰訊”點擊量過億。制片人易驊在病房外的走廊上來來回回,翻看網上的跟片評論,接著無數個電話。很多網友都在說:啊,原來做母親這么不容易;也有很多記者在問:你們在直播生孩子?

突然,她有種強烈的危機感,覺得哪里不對,太多人在誤讀。要趕緊跟主管部門溝通一次,澄清。還沒來得及,節目就被停播了。因為什么呢?屏幕上剖腹劃過去的手術刀?沒有血呀;不好看的胎脂?現實就是這樣的呀。當母親多偉大的事情……易驊特別想不通。

兩個月后,十集《來吧 孩子》去掉了那些讓人感覺有壓力或不舒服的畫面,復播了。整整兩年以后,同樣產房題材、陳為軍導演的《生門》,才開始在網絡上熱播。

“啊啊啊,我疼得一直在發抖,我不生了。”孕婦在床上滾著叫;“有人破水了,已經破水了是嗎?”值班臺的護士接起求救電話;“盡量不要發出聲音。哼多了,肚子會脹氣的。要給自己一個正向的暗示,要跟自己說,一定可以的。”醫院的助產士在為產婦加油;“你剛才氣用的太短了,就好像你把孩子送到校門口你就直接走了……”接生醫生在疏導產婦;紀錄片中的每一句字幕,幾乎都令人動容。

64 臺遠程遙控攝像機安放在產房樓層的各個角落,國內第一檔攝像頭真人秀開拍前的協調會上,婦產醫院的院長問,需要我空一天手術室給你們,時間怎么分配?“我們安裝調試攝像頭需要8 個小時,剩下的時間要做除塵和消毒。”院長回復,你們做吧,我知道你們是可以把這個事情做好的。院長認為如果連手術室的醫療環境標準都能考慮進節目制作流程的團隊,應該是可以信任的。

研討會上,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首席教育專家、總編輯,著名的“知心姐姐”盧琴說:“作為生命教育,我覺得應該讓更多孩子看到《來吧 孩子》這部片子,他們就不會在郁悶的時候跳樓了。一個人降臨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媽媽經歷那么多風險,家人、醫護又如此得開心,他會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易驊覺得,這段話給了她鼓勵。而我們相信,能給她帶來激勵的工作之外,更有家人、朋友間的那種情誼。

再強悍的女人也不會總贏。一個好朋友,查出宮頸癌,易驊強烈建議她去做手術。一年后,在上海拍《來吧 孩子》,她打電話給朋友,說認識很好的婦科醫生,要介紹醫生給她做檢查,叫了幾次朋友都推說忙。易驊電話過去:“為什么不來復診?為什么放棄化療和放療?…… ”朋友在電話那頭突然喊:“你以為做檢查是很舒服的事情嗎?!你知不知道放療化療會掉頭發,你知不知道我不想讓人知道我生病了……”后來她們關系依然很好,但是那一刻易驊突然意識到,作為一個健康人,“我并不能真正理解患者,那種來自生命和心理上的壓力。兩年后朋友去世了,直到現在我還在想,當時如果更堅持讓她去接受治療,是否就能挽救她的生命?我沒有答案。”

她現在唯一的、一閃而過的壓力就是,變老、變胖,變丑。不想被人叫做大媽,易驊會非常非常非常自律,跑步、拳擊、控制飲食。上半年的《我和我的經紀人》之外,日月星光傳媒出品的《我要打籃球》第三季度也已正式上線。接下來還有真人秀《我和我的祖國》(暫定名),她說工作的壓力還會有,但它和你的呼吸是一樣的,是你生活的一部分。”

2010 年,易驊離開相伴17 年的湖南衛視,加入深圳衛視;2015 年,創立深圳日月星光傳媒有限公司。湖南的老朋友擔心她:一把年紀了拖家帶口去一個陌生的城市,要重新找住的地方,交朋友,適應一個全新的工作。替她覺得累。易驊說:“你不覺得嗎?深圳這個城市,全新的感覺。我又換了一個小區、全新的朋友,全新的……很刺激呀,多有意思。”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日本棒球联赛比分